家不是放錢的地方,而是放心的地方

家到底是什麼呢?忙於事業之餘,有空可以思索一下...

那天他的心情很好,老總通知他的策劃方案通過了,

客戶還要和他簽署下一套產品的策劃協議。

為此老總特意批了男人3天的假期,讓他徹底放鬆一下。




  這是男人連續奮戰幾天的成果,他有點喜不自禁,下班後同事嚷著讓他請客,他欣然應允。

  待一幫人吃完飯、K完歌回來,夜已深了。

  他飄飄然地回家,進門、開燈、喊女人的名字,不應。

  一低頭,就看到了女人放在鞋櫃上的離婚協議書。 男人發了懵,沒想到她會來真的。

  以前他們也鬧,但至多是她嘔氣不肯理他,或者跑回娘家住幾天,過後就自動和好了。

  可這次,女人顯然動了真格的,她已經把自己的東西打包帶走,協議上財產分割得清清楚楚,房子歸他,存款歸她,孩子也由她管,他每月出二萬塊的撫養費……

  他記起來,早上出門時,的確和女人拌了幾句嘴。

  女人讓他下午去開女兒的家長會,他說太忙,沒時間。

  女人就惱了,說:"你一天到晚就是忙忙忙,
  什麼時候把我和孩子、把這個家放在心上過?這日子沒法過了,離婚。"

  他說:"不就是一個家長會嗎?誰去不一樣?你別沒事兒找事……"

  是啊,有多大的矛盾呢?他是個事業型的男人,把工作看得比家庭重要。

  可那也是為了這個家、為了她和孩子能過上好日子,這也有錯嗎?

  可是此刻,男人站在這個清寂空落的家裏,第一次覺得,這個沒有了女人的家,實在稱不上家。

  他的成就,因為沒有女人的分享,也變得毫無意義。

  第二天,男人回家去看父母。因為一直忙,他好久沒回去了。

  父母看到他,都有些驚訝。父親問:"你那麼忙,怎麼有空回來?"
  他說:"公司給了3天假,回來看看。"

  母親盯著他的臉研究半天,緊張地問:"沒出什麼事吧?你媳婦兒和孩子怎麼沒回來?工作出差錯了?和媳婦兒吵架了?……"
母親一連串的問題讓他的臉發紅,是回家太少的緣故吧?

  這個本應該他常回來的地方,現在他回來反而顯得不正常了。

  父母很興奮,父親慌忙去買菜,母親留在家裏陪他聊天。

  母親拿來花生和核桃讓他吃,剛坐下,電話就響了。

  隔得老遠,他就聽見父親的聲音:"忘了跟你說了,給你泡的蜂蜜菊花茶在窗臺上放著,現在喝剛剛好,你趕緊喝啊小心放涼了。"

  母親掛了電話,端起茶剛喝了一口,電話又響了,還是父親:"咱家的水費是不是該交了?我忘了拿單子,你把編號告訴我,我順路去交一下。"

  放下電話,母親笑著埋怨:"你爸這人啊,就是事多,出去一趟,能往家裏打十幾個電話。那點兒工資,都給通信事業做貢獻了。"

  正說呢,父親的電話又來了,父親的聲音很興奮:
  "老太婆,你不是喜歡吃黃花魚嗎?今天菜市場有賣的,我買了3條,回去我親自做你最喜歡吃的清蒸黃花魚……"

  二十多分鐘裏,父親的電話接二連三地響,母親也不厭其煩地接。

  與其說母親在陪他聊天,倒不如說是陪父親聊天。

  他終於忍不住抱怨說:"我爸怎麼越來越瑣碎了?其實有些電話根本就沒必要打,回來再說能差多少?"

  母親笑著糾正他:"傻孩子,你爸的心思你哪裏能懂?他不是瑣碎,而是把心留在家裏,有牽掛有寄托,所以才會一個接一個地打電話。
他怕我跑來跑去接電話會摔跤,還專門把家裏的電話換成了子母機。
你爸他人雖然在外面,卻把心放在了家裏,家裏事無巨細,他都掛念著呢。
不要以為只要往家裏拿錢就行了,家不是放錢的地方,而是放心的地方,
只有把心放在家裏,愛和幸福才會在家中長駐,你明白嗎?"

  他看著母親意味深長的目光,醍醐灌頂一般,剎那間醒悟過來。

  他想起自己忙起來時從不曾給家裏打過電話,甚至她打過來的電話也被他匆匆掛斷;

  想起自己陪上司應酬和同事聚餐,家裏的那盞燈一直為他亮到深夜,他卻從不曾想過女人的孤獨和牽掛;

  想起孩子都6歲了,多次要求他帶她去動物園、去遊樂場,他的諾言卻遲遲未能兌現……
  是因為忙,還是因為他從不曾把心放在家裏?

  那天晚上,他去接女人回來。女人猶豫著不肯回,
他急急地跟女人解釋:"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,我以前是忽略了你,忽略了咱的家,我以為只要源源不斷地往家拿錢,就能保證我們的幸福……
  我差點把愛弄丟了,以後我會把心放在家裏,把家放在心上,你願意跟我回家嗎?"

  女人沒有回答,卻慢慢地走過去,投進他的懷裏,哭了。

  是的,家是放心的地方,是盛愛的地方。

  忙;從來都不是理由,心在,愛在,牽掛在,幸福才會繁衍不息。

hihi06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